心理学科普 | “不知妻美”——脸盲症
信息来源:文章转自公众号:珞珈心源    发布日期:2020-07-02    浏览次数:0

相信大家一定都知道“不知妻美”的出处。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与“奶茶妹妹”结婚并非是看中其外表,而且由于自己是脸盲,所以不知道太太是否漂亮。此言论一出,立马激起了广大网友的调侃。心欣有时候也会听到有人说自己脸盲,心欣自己在社团的第一次自我介绍时说“我有脸盲症,在路上碰到你可能也不会认出你,没有和你打招呼请见谅”,其实心欣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脸盲。今天,心欣就带大家好好扒一扒脸盲症

脸盲症是大家熟悉的“小名”,高大上的专业术语叫做“人面失忆症”(Prosopagnosia简称PA),指不能直接归因于智力功能退化的面孔识别能力缺陷。1947年,“Prosopagnosia”一词才出现在医学期刊上。


在脸盲症被正式进行研究前, 其记录在案的病例只有100多例, 且大多数由于中风、大脑疾病或特殊的外伤引起, 是后天形成的, 因此脸盲症被认为少之又少。但最新的研究显示, 天生的脸盲症其实很常见。

德国的研究显示, 脸盲症有很强的遗传性, 而且非常普遍, 正常人群患病比例大约在五十分之一。美国、英国的科学家们的研究也都表明, 全球有2%~3%的人患有这种感知缺陷(实验样本基于白种人)。据此研究结果,PA被划分为两类:因脑损伤所引起的后天的面孔失认症被命名为——获得性面孔失认症(acquired prosopagnosia,简称APA);没有任何脑损伤的先天的面孔失认症被命名为——遗传性面孔失认症(hereditary prosopagnosia,简称HPA)。


脸盲症一般有两种表现:患者看不清别人的脸;患者对别人的脸型失去辨认能力。我们都曾有过看到一个面孔却不能再次识别这个面孔的经历。但这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因为这个面孔可能只在我们的记忆里留下了浅薄的印象,下一次不记得是很正常的。然而这种正常人看陌生面孔的感受正是一个面孔失忆症患者在观察任何面孔时所察觉到的。所以脸盲症患者的日常并不能靠脸识别出不同的人,即使是熟人,也会形同陌路、“六亲不认”,有些患者甚至不能分别出镜中自己的模样。

所以在大街上走着,和别人打招呼时,如果他对你很冷淡、没有回应,不要觉得他记忆力差、傲娇、高贵冷艳、没情商、眼睛不好、不尊重别人,他可能真的是脸盲症。


脸盲的人看到的面孔在脑海中的图像和正常人是一模一样的,鼻子还是鼻子,眼睛还是眼睛,只是他们不能将这些东西组成一个整体来识别,对面孔整体加工有障碍。

我们的大脑中有一些特异性加工区域,有些区域专门负责加工文字、有些区域专门负责声音的识别等等,有研究证实,人脑中存在一个专门的人脸识别区,后来被称为梭状回面孔区。人脸识别过程中最重要的中枢之一就是横跨大脑颞叶和枕叶的梭状回面孔区,其功能受损就可能出现脸盲症,患者对面部特征失去立体感,无法整合信息,就记不住人脸。据说很多脸盲症患者也是地形定向障碍(路盲)的原因也与相关脑区有关


脸盲患者们虽然在识别面部上有很大困难,但是他们基本能识别面部表情,而且这些先天患者不知道别人看到面孔时的感受,根本不觉得自己的感知有什么问题, 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的, 因此天生的脸盲症常常难以被察觉。

一个识别不出别人的身份的人是难以在群体中生活下去的,人类生存本能使得多数脸盲者用一些常人意想不到的特征去辨认不同的人,依赖其他局部细节来弥补面孔失认方面的缺陷,可以根据个体的其他特征,如声音、发型、服饰、步态等将熟人面孔鉴别出来,所以大多数脸盲症患者在社交上只有一些小麻烦, 而没有明显的障碍。


关于脸盲者的审美。2010年一篇发表在《视觉认知》上的研究发现:先天性脸盲者对面孔吸引力的判断并没有差于常人。即使他们在面孔识别上有障碍,他们在对面孔进行吸引力判断时也会遵循正常人的一般规律,但是获得性脸盲症者往往面孔吸引力的判断力低于正常水平。目前相关的研究较少,至于这项研究的发现是否稳定,还需要更多的研究进一步验证。刘强东是不是真的“不知妻美”只能是桩悬案。


偶尔认错人、不敢认人、不认人、分辨不出这个明星和那个明星、觉得外国人长得都一样,与“脸盲症”或许有联系,但绝不能依据这些现象来确定“脸盲症”。分不清外国人的长相是正常现象,这被称为“异族效应”,符合进化的需要——我们平日接触得最多的是同种族人,准确地分辨出同族人的面孔有利于社交和生存,因此人脑自动调试以适应需要,这种现象也称 “知觉窄化”。而且人脸识别功能也不是越强越好,有些人的人脸识别功能过于发达,常常会出现幻想性错觉,比如能轻易地在石头、树木、云朵等东西上看到人或动物的脸。


所以,若不影响生活、工作,就把“不认人”等看做一种正常现象,不要自贴标签,让“脸盲症”扰了心绪。

很喜欢淡水天写的一句话:

面孔识别能力可能像一个连续的光谱,最低的一端是“人面失认症”,举目皆是陌生人,转身四顾心茫然:最高的一端则是“超级识别者”,即便相隔多年,也还是恍如初见。大多数人介于这两者之间,就像是潮涨潮落之后,看上去永恒平静的海面。你与我,皆是这平静海面下的一滴水。

参考文献:

冯泽.解读脸盲症——他们分不清美丑吗?

林菲菲 陈旭 周春霞 马建苓 冉光明.面孔失认症的神经机制

王晖.遗传性面孔失忆症的研究







附件:

上一篇: 科普|告别情绪反刍
下一篇: 心理微课堂 | 如何有效地保持自律